周鸿祎被第一批90后投诉了,监控成直播谁之罪?

商业资讯 阅读(1057)

继人们怀念周弘毅之后,“红衣主教”最近一直相当不安。

12月11日,一篇名为《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:别再盯着我们看了》的文章称,他走访了许多网吧、餐馆等公共场所,发现商店配备了360台水滴摄像头,监控拍摄的照片在水滴直播平台上进行了现场直播,对此事一无所知,从而严重侵犯了公众的隐私权。这篇文章一经发表,就很快登上了各大网站的头条,把周弘毅推到了最前沿。

周弘毅似乎受了委屈。从他的对外态度来看,他的初衷可能是做公益事业。

必须从三色幼儿园开始。三色幼儿园的负面消息传开了,整个网络都生气了。在互联网老板中,“六先生”周弘毅是第一个在微博上发帖的,他说家长有权知道幼儿园发生了什么,并提供360台智能免费相机免费为幼儿园提供服务。

尽管这篇篇幅长达一千字的文章开头指出,它可能会因营销而受到批评,但站在弘毅的网民仍然占了数万条评论的大多数。或许周组长自己也没有料到,但半个月之后,三色幼儿园的热度逐渐消散,他被带着去插一把刀。这把刀把他推到了公众舆论的对立面:他不再是孩子的监护人,而是助长私掠船火焰的帮凶。

互联网真令人兴奋。

360回应:商业个人行为,自从媒体黑色公关事件

事件发酵后的一天,岐狐360今天从三个渠道做出回应。

首先,微信公众号“老周开教”今天早上发布了一篇题为《怎样以“90后创业者”的身份干黑公关》的文章。本文试图从爆炸性黑色文章的常见模式入手,分析《92女孩的来信》中对黑色公共关系的怀疑。该报指出,该出版平台早在12月1日就发布了一篇360条黑色文章,涉嫌诱导公众。然而,这篇文章没有产生很大的影响,在达到目标之前不会放弃。因此,它再次策划了“黑色公关”事件。

一般回复如下:

2017年2月16日,陈菲菲的公共地址发送了一篇文章《我是怎样在48小时内用大众点评等工具约了4个男人》,然后就停止了工作。10个月后,12月1日,陈菲菲突然发送了一条《在红黄蓝事件后,我在360水滴直播看到了一个6岁女孩的裸露上身》,另一条《一位92女生致周鸿:别再盯着我们看了》于12月11日发出.正如俗话所说,在大范围内会有很大的邪恶。你认为大多数出乎意料地受欢迎的文章只是那些傲慢背后的东西.老周这次被黑了,这一定是别人命运的又一次转折。

老周开江的主要账户是北京岐狐360科技有限公司

然后,360智能相机团队和360的其他微信公众号“360黑板”都再次对此事件做出回应。结合这两篇回应文章,《新闻周刊》粗略梳理了岐狐360:

1的整个思想。水滴摄像机的直播功能默认关闭并加密。是否启动直播功能完全取决于买方的决定。一些商家在直播水滴时没有履行通知消费者的义务。

2。水滴平台(Waterdrop Platform)一直严格审核用户提供的直播图片、图片和评论,并建立了一个由近100人组成的审计团队,全天24小时检查直播。

3。关于赠送相机,据说360台智能相机除了幼儿园特刊和《明大厨梁藻》之外,从未向任何其他企业赠送过相机,也从未鼓励企业现场直播监控图像。

该剧出版时尚未完成。1992年,女学生利用其他媒体渠道再次说“你在玩边缘球”,360次回复了一篇《一位95后水滴直播PM致92年小姐姐:谢谢你盯着我们看!》的文章。在来来去去之间,激起公众神经末梢的无非是“我们的隐私权受到侵犯了吗?”

公共场所摄像机的直播是否侵犯了个人隐私?

新芽新种子(ID: Pellink)记者登录Drip Live APP,发现横幅已经在首页给出了“关于设置家庭直播的通知”。进入网吧和餐馆等搜索类别的记者都被提示无法检索相关直播。

尽管360说“业主必须履行活兄弟的义务

岳申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岳申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未经消费者同意,企业无权向公众披露消费者在商场消费的图像。这涉及到消费者的隐私、肖像和其他权利。根据《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》,直播服务提供商应落实主体责任,完善信息审查、应急处置、技术保障等制度。直播内容应该进行审查。危及国家安全、破坏社会稳定、扰乱社会秩序,包括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直播活动,必要时应当及时下架。“

我们注意到在摄像机直播时间的发酵过程中,许多商家打开直播来“宣传他们的店铺”。那么,有没有可能只在上铺贴上“我们的商店正在监控直播”的字样就可以逃脱呢?

岳申山律师认为,商店里用纸条所谓的“提醒”不等于“通知”:“当消费者进入监控范围时,个人活动被现场直播,事实上侵权已经开始。该平台必须做的是在直播开始之前获得消费者的同意。获得同意的先决条件必须在进入拍摄区域之前得到通知。那么有多少商店会在顾客进门之前通知他们商店正在直播?“

此外,在这件事上还有一个两难的问题,公民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应该属于隐私的范畴。

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伟认为,对于网络摄像头直播是否侵犯隐私,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说法。必须结合具体事件进行分析。“个人信息、个人行为信息和个人隐私不是一回事。经我同意,个人隐私可以被他人使用。然而,个人在某些公共场所的行为并不严格属于隐私范畴。”

总结:谁在狂欢,谁在裸奔?

有这样一个公益广告。在布鲁塞尔的街道上,一位读心术大师随机邀请路人参加“读心术”测试。在短暂的成功之后,读心术大师告诉路人他的经历:银行账号,他去过的地方,几次恋爱,上个月买的几件衣服.路人惊呆了。相机开关在读心器工作地点附近的一个房间里,十多台电脑和工作人员正在搜索你的社交媒体信息。原来所有的秘密都是你在社交媒体上泄露的。

黑色草稿或产品缺陷。在互联网时代,我们庆祝住在室内,了解世界,但是谁知道呢?获取信息总是以隐私交换为代价的。在全球35亿互联网用户中,还有谁没有裸奔?